菜单

路侧停车电子收费立法启动

2019年8月3日 - www.7376.com

1月18日,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在“市民对话一把手”访谈节目中,就“多措并举,缓解交通拥堵”表示,北京路侧停车电子收费已经进入立法程序,未来,北京会在路面安装地磁或视频桩,通过拍摄车牌号等方式,感应车主的停车时间、位置和时长,相关信息会自动换算成应付金额,车主可以通过手机或刷ETC卡付费。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北京早在五年前就曾试点路侧停车电子收费,但曾因技术不足、车主逃费等问题导致项目搁浅,本次推行电子收费还需加强监管,避免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新政:可用支付宝等5种方式付费
周正宇介绍,北京会建立一个停车电子收费与交费的后台,在地磁或视频桩这两种检测设备把车辆进出的信息实时传输之后,后台可以统一计算停车时间和应付费用,实现北京统一电子计时收费,停车费会收缴到全市统一托管账户中,通过清分结算系统及时清分至路侧停车经营企业,北京市停车管理事务中心对停车费清分情况进行监管。
同时,每次停车费用结算会同步到“北京交通App”和现场管理员的POS机上,车主可以下载“北京交通App”,使用微信、支付宝等方式在手机上支付,无需停车管理员在旁。除了自助缴费方式之外,管理员的POS机也可以使用微信、支付宝、银联卡、一卡通、ETC卡共五种方式付费。
“此前,北京停车管理存在一定漏洞,车主可能会与管理员砍价,‘商量’能否减免停车费”,周正宇表示,但是在实行电子收费后,停车的时长和应收金额都会在后台记录,如果出现拒不缴费、逃票等不良行为,都会纳入征信系统。他还介绍说,今年一季度,北京已经开始就电子收费停车位进行试点,现在布局近6万个停车位,主要分布在停车乱象集中的地方,未来将逐步进行推广。
据了解,在去年11月北京就已经在东城区、西城区、朝阳区、丰台区、石景山区和通州区等区域的近4000个路侧停车位试点电子收费。今年1月,北京又继续在石景山区鲁谷路和鲁谷西街、通州区玉桥西里中街与新街下坡等地开展路侧停车电子收费试点。目前,通州区的两个试点路段已经完成了车位划线与编号,地磁、视频桩、监控等安装,预计近期可投入使用,其中,玉桥西里中街停车位将采用地磁技术,共规划停车位110个;新街下坡将采用视频桩技术,共规划停车位58个。
难点:曾因技术低、逃费多而搁浅
实际上,早在2012年5月时,北京就曾在东城区、西城区和朝阳区的74条街道近5000个停车泊位试点推广路侧电子停车收费,车主可以选择刷卡或现金缴费,截至2013年10月31日,累计记录停车次数39.1万次,刷卡10.4万笔。但据媒体报道,部分试点区域现在早已弃用电子收费系统,改为人工收费。在上世纪90年代,北京还曾投入使用需要在停车、取车时各刷卡一次以计算收费的“咪表”,但随后也弃用。
对于这一问题,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经济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五年前,我国停车电子收费的技术还没有那么发达,虽然投入了“咪表”,但使用的还是比较原始的手动刷卡方式,如果车主有意逃费,不按照实际停车时段提前刷卡伪造停车记录,就可能导致收费方的损失。
同时,程世东还透露,北京在推行停车电子收费的过程中,并非只有政府和车主双方,而引进了社会资本参与,一方面,在技术不成熟、车主有意逃费和监管不力的三大原因作用下,在推行电子收费后,社会资本很有可能亏损严重,没有继续运营的动力,另一方面,在人力收费时,部分停车费账目不明晰,收入可能存在“灰色地带”,推行电子化后,账面更加公开透明,市场也自动“驱逐”了一批不良公司。
“不过,停车电子收费在北京试行多年,曾经的技术难题现在已经实现新的突破,现在推行电子收费的阻力已经大幅降低”,程世东建议,在攻克技术难题的背景下,北京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监管和宣传上,除了接轨征信系统之外,还可以对逃费行为进行年检或半年检,同时对车主说明付费操作方式,避免部分中年车主短期内无法适应新付费方式。
他山之石:多国电子收费饱受逃费困扰www.7376.com
实际上,全球还有许多国家已经尝试路侧停车电子收费。据了解,2012年,与我国接壤的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就已经安装了自动计费机,车主可以通过发送短信来预算所需停车费用,还可以将App下载到手机上,输入车牌号代码后,从账户中自动扣除停车费。2015年,俄罗斯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也开始实行市中心停车收费制度,但是由于逃费和拖延缴费现象严重,圣彼得堡开始在街道安装摄像装置,自动拍摄违章行为,但仍然会有部分司机想方设法逃避罚款,如用树叶遮盖车牌号等。
目前,法国巴黎也启用了电子计费器+预付卡的“双保险”方式来收费。据了解,目前巴黎有近15万个停车位,如果雇佣员工收取停车费,人力成本负担较重,在此背景下,巴黎在路侧安装了电子计费器,居民也可以购买预付卡或使用手机App远程付费。不过,俄罗斯的逃费问题也同样出现在了巴黎,业内人士介绍称,巴黎的停车费较贵,停车6小时以上需要花费超过200元,但逃费的罚款却比停车费低,这一度导致许多车主拒付停车费,政府损失上千万元。目前,巴黎街头的巡逻车不足2000辆,未来可能会将开罚单的部分任务委托给私人公司,以补充现有警力。
此外,美国纽约也设立了北京曾经使用过的“咪表”,即车主在停车、取车时分别刷卡一次,系统则会自动计算应收金额,车主也可以下载手机App进行预充值和远程付费。另外,纽约街头还设立了售票机,车主可以预估需要停车的时间,提前打印票据放在车内,供交警检查,但如果停车时间超过了票据上的规定时间,则会被罚款。

1月18日,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在“市民对话一把手”访谈节目中,就“多措并举,缓解交通拥堵”表示,北京路侧停车电子收费已经进入立法程序,未来,北京会在路面安装地磁或视频桩,通过拍摄车牌号等方式,感应车主的停车时间、位置和时长,相关信息会自动换算成应付金额,车主可以通过手机或刷ETC卡付费。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北京早在五年前就曾试点路侧停车电子收费,但曾因技术不足、车主逃费等问题导致项目搁浅,本次推行电子收费还需加强监管,避免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新政:可用支付宝等5种方式付费
周正宇介绍,北京会建立一个停车电子收费与交费的后台,在地磁或视频桩这两种检测设备把车辆进出的信息实时传输之后,后台可以统一计算停车时间和应付费用,实现北京统一电子计时收费,停车费会收缴到全市统一托管账户中,通过清分结算系统及时清分至路侧停车经营企业,北京市停车管理事务中心对停车费清分情况进行监管。
同时,每次停车费用结算会同步到“北京交通App”和现场管理员的POS机上,车主可以下载“北京交通App”,使用微信、支付宝等方式在手机上支付,无需停车管理员在旁。除了自助缴费方式之外,管理员的POS机也可以使用微信、支付宝、银联卡、一卡通、ETC卡共五种方式付费。
“此前,北京停车管理存在一定漏洞,车主可能会与管理员砍价,‘商量’能否减免停车费”,周正宇表示,但是在实行电子收费后,停车的时长和应收金额都会在后台记录,如果出现拒不缴费、逃票等不良行为,都会纳入征信系统。他还介绍说,今年一季度,北京已经开始就电子收费停车位进行试点,现在布局近6万个停车位,主要分布在停车乱象集中的地方,未来将逐步进行推广。
据了解,在去年11月北京就已经在东城区、西城区、朝阳区、丰台区、石景山区和通州区等区域的近4000个路侧停车位试点电子收费。今年1月,北京又继续在石景山区鲁谷路和鲁谷西街、通州区玉桥西里中街与新街下坡等地开展路侧停车电子收费试点。目前,通州区的两个试点路段已经完成了车位划线与编号,地磁、视频桩、监控等安装,预计近期可投入使用,其中,玉桥西里中街停车位将采用地磁技术,共规划停车位110个;新街下坡将采用视频桩技术,共规划停车位58个。
难点:曾因技术低、逃费多而搁浅
实际上,早在2012年5月时,北京就曾在东城区、西城区和朝阳区的74条街道近5000个停车泊位试点推广路侧电子停车收费,车主可以选择刷卡或现金缴费,截至2013年10月31日,累计记录停车次数39.1万次,刷卡10.4万笔。但据媒体报道,部分试点区域现在早已弃用电子收费系统,改为人工收费。在上世纪90年代,北京还曾投入使用需要在停车、取车时各刷卡一次以计算收费的“咪表”,但随后也弃用。
对于这一问题,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经济研究所城市交通室主任程世东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五年前,我国停车电子收费的技术还没有那么发达,虽然投入了“咪表”,但使用的还是比较原始的手动刷卡方式,如果车主有意逃费,不按照实际停车时段提前刷卡伪造停车记录,就可能导致收费方的损失。
同时,程世东还透露,北京在推行停车电子收费的过程中,并非只有政府和车主双方,而引进了社会资本参与,一方面,在技术不成熟、车主有意逃费和监管不力的三大原因作用下,在推行电子收费后,社会资本很有可能亏损严重,没有继续运营的动力,另一方面,在人力收费时,部分停车费账目不明晰,收入可能存在“灰色地带”,推行电子化后,账面更加公开透明,市场也自动“驱逐”了一批不良公司。
“不过,停车电子收费在北京试行多年,曾经的技术难题现在已经实现新的突破,现在推行电子收费的阻力已经大幅降低”,程世东建议,在攻克技术难题的背景下,北京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监管和宣传上,除了接轨征信系统之外,还可以对逃费行为进行年检或半年检,同时对车主说明付费操作方式,避免部分中年车主短期内无法适应新付费方式。
他山之石:多国电子收费饱受逃费困扰
实际上,全球还有许多国家已经尝试路侧停车电子收费。据了解,2012年,与我国接壤的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就已经安装了自动计费机,车主可以通过发送短信来预算所需停车费用,还可以将App下载到手机上,输入车牌号代码后,从账户中自动扣除停车费。2015年,俄罗斯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也开始实行市中心停车收费制度,但是由于逃费和拖延缴费现象严重,圣彼得堡开始在街道安装摄像装置,自动拍摄违章行为,但仍然会有部分司机想方设法逃避罚款,如用树叶遮盖车牌号等。
目前,法国巴黎也启用了电子计费器+预付卡的“双保险”方式来收费。据了解,目前巴黎有近15万个停车位,如果雇佣员工收取停车费,人力成本负担较重,在此背景下,巴黎在路侧安装了电子计费器,居民也可以购买预付卡或使用手机App远程付费。不过,俄罗斯的逃费问题也同样出现在了巴黎,业内人士介绍称,巴黎的停车费较贵,停车6小时以上需要花费超过200元,但逃费的罚款却比停车费低,这一度导致许多车主拒付停车费,政府损失上千万元。目前,巴黎街头的巡逻车不足2000辆,未来可能会将开罚单的部分任务委托给私人公司,以补充现有警力。
此外,美国纽约也设立了北京曾经使用过的“咪表”,即车主在停车、取车时分别刷卡一次,系统则会自动计算应收金额,车主也可以下载手机App进行预充值和远程付费。另外,纽约街头还设立了售票机,车主可以预估需要停车的时间,提前打印票据放在车内,供交警检查,但如果停车时间超过了票据上的规定时间,则会被罚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